Arlevie

TEAM WE❤陈圣俊张继科纯黑❤信蝉轰百❤

1p是现在的样子
2p是以前的样子

江鹤挽,不见。

墨鸦是沙雕。
退游的合照。

我想写近水路白x我了,,,完了完了,,,,心慕的朋友有没有什么建议,,发lof路白师兄应该看不到吧

等春风十里。
和无名大师兄的合照。

冬来(华山内销BE)上

cp:心慕流霞凌虚x心慕流霞江鹤挽

写在前面的话
这个cp是我一时兴起,请别上升真人
写这篇文是为了纪念我们心慕华山大师兄无名a游
剧情不是真的,都是编的,
但是我是真的喜欢无名(凌虚)
我,心慕华山147级已a师姐江鹤挽

好了我知道我文笔超级差现在开始正文。



可那崇山峻岭
花满千里
虽也如你侧影
刻入我心底
却也如山海
日出月影
相隔三千里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《写给你的冬末的歌》

“我要走了。”

“嗯。”

“江湖路远,你....多珍重..”

“.....好。”

    还记得我刚上华山,也是如今天这般大雪纷飞的日子,高师姐那日下山回来刚好见到在山门外冻僵的我,便赶忙将我抱上了华山,从此我便成为一名华山弟子。
   
    我第一次见到你,是在真真师姐将我带去誓剑台那里誓剑,我冷的直打哆嗦,却抬眼就望见了一旁的你,你身穿惊鸿衣,面对着风雪却仍旧屹立着,只是这一眼,便消磨了我十二年。

    真真师姐拿了碗胡辣汤给我,见我看着你,便和我说你叫无名,虽然比我大那么一两岁,剑法却早已小有所成,是同批弟子中的佼佼者,就连枯梅掌门都对你赞许有嘉。真真师姐还说,入门弟子能站在风雪之中大多都是喝了胡辣汤。我看的入神,却是在听到这句话后猛的一口喝完了碗中的红色汤汁,被辣的直呛。真真师姐拍拍我的背,好笑的叫我别喝这么猛,然后等我再次抬头,便看见了你似笑非笑的眼神。
     我经常和你一起练习剑法,许是我修为太低,每次不过几招便败下阵来,你总是笑话我,我也不恼,执剑便战,久而久之,我的修为也提升了不少,总算是和你的差距又缩小一分。

     无名师兄,我还是喜欢叫你无名师兄。若不是高师姐给你取了个名字叫凌虚,你怕是整生都叫无名这个名字了。
     你十六岁那年向掌门请辞说要下山历练,我知道后赶忙跑去山门寻你,你说,在金陵等我,然后摸了摸我的头。
于是我每日都不曾放松修炼,就是为了能早一日下山,不过一年,我便向掌门请辞。
     我下山的第一年去到了江南,在那里认识了楚香帅,酒底交心,不过一壶酒,我们便成为了好友。一日又一日,等我好不容易解决完武维扬的问题,想着总算是可以去金陵寻你了,可是等我到了金陵又是有了新的麻烦等我解决。等到终于是可以歇息了我才向众人寻觅你的消息。
     我下山后的第三年,依旧是没有寻觅到你,但时常都能在茶馆听闻你的故事,每每此时,我才会舒下心来,觉得辛苦是没有白费的。总算,总算。
     忘记提及了,我是一名暗影,每日生活在刀口上,也归是害怕一些仇家来寻仇的,于是我日日穿着子夜歌戴着斗笠怕被人认出来。但却是不知道,一次刚将红榜的对象杀了后,将被击飞的斗笠拾起时,抬眼便望见了你。我以为是我又眼花了亦或是我在做梦,可当我看见你生气的面容我知道这是真的,我第一次手抖了,震岳剑哐当一声掉在地上。

感谢快雪时晴让我苟赢
mia果然是傻逼

我,江鹤挽,无名师兄的小迷妹。
(无名师兄改名叫凌虚了)